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久久寫一篇鎮神來了怎知道,網友們給我的迴響仍舊不少,隻不過多數人是寫信來好心提醒我,SBL病的可不輕,千萬別被間接感染,陷入異常樂觀的症狀裡。

網友們如此好心,證明人間處處有愛,然而不少圈內人卻也私下對我表達了「事情哪有可能這麼簡單!」、「別異想天開了!」的意見,對此在下甚感訝異。

畢竟這圈子的亂象,你們也得負起一點責任吧?老實說,對於那些老嚷嚷著事情不可能心想事成的人來說,這些年來SBL整體的停滯與退化,對他們而言,應該也是一種心想事成吧。

所以,有志者事竟成,不是嗎?

我想我並非過度樂觀,我隻是很清楚,事物演變,總有物極必反的規律。

爛到無可收拾的一刻到來時,總有超級英雄會出來主持正義的。樂觀其成,靜待佳音,是為良藥一帖,謹提供給廣大酸友們服用。
 
球迷阿德來信:簡老師,請問今年SBL有哪些自由球員嗎

阿德,今年SBL的自由球員市場,堪稱歷年來最多也是最整齊的一次,以下是我前幾天請教各隊總教練大略列出來的名單,提供給你參考。由於這份名單是透過電話詢問的,所以詳細內容或許會有點出入,但差別應該不大。

達欣:張智峰、陳子威、王志群、李豐永、許皓程、林宜輝
台灣大:陳靖寰、張容軒、陳世念
裕隆:楊哲宜、李啟億
璞園:林宗慶、毛加恩
台銀的話,除了行員之外,其他都是自由球員,行員分別為:許緻強、陳順詳、張博勝、簡明富、莊曉文、陳禹誌。
金酒:全隊現在隻有三名球員有兩年以上的合約在身,分別是宋宇軒、陳鑫堯以及吳俊雄。
台啤:沒有球員簽長約。

目前市場上最熱門的球員,包括今年大爆發的林冠綸,據說璞園是目前手上擁有籌碼最多的球隊。另外張容軒、陳靖寰、陳子威以及許皓程,也都有超過兩到三支以上的球隊來詢價。

希望你會滿意這個答案。
 
某隊總教練大吐苦水,他形容今年的自由球員市場簡直亂了套,一個如今功力隻剩二線等級的球員也能喊到兩百萬以上的價碼,這樣下去可怎麼辦?
 
我想,價碼這回事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針對某個球員來當例子,恐怕不甚洽當。
 
但是當國手十二萬這個默契及價碼,逐漸被市場競爭打亂之際,聯盟、球隊方面確實應該出面訂定更詳細的遊戲規則,否則漫天叫價的結果,對聯盟未來而言絕非好事。
 
對於自由球員這個議題,你有任何想法嗎?歡迎你寫信給我mo1022@hotmail.com,大家一起來交流、討論。 
 
經典賽之後,中華職棒聯盟會長黃鎮台先生的聲勢,在體育圈,在台灣棒球迷心中,簡直達到了前所未有神人般的程度。

於是乎人們叫他鎮神。

掌握天時地利的鎮神先生,大力改革了過去幾年形象不佳的中華職棒,將來他在CPBL的歷史中,肯定是號重要人物。

有了鎮神做鎮,CPBL從上到下都動了起來,鎮神到底做了哪些事,讓台灣國球起死回生?他是否真如媒體所言如此之神?這些問題,請別寫信來問我,我不是名嘴,身旁沒有西屏可以諮詢,我,不敢妄言。

但我知道,從票房、從整體形象看來,CPBL現在是絕處逢生,柳暗花明又一村,未來隻要沒有偏差,將來行情一片看漲。

相較之下,沒有鎮神,整體形象、票房逐年衰退的SBL,該怎麼辦?

坐以待斃是一種方法。

這樣大家都少花點錢投資,不用想球隊的三年規劃,SBL的五年藍圖,算一算,可以省下不少錢。

交往的時候大家都不付出真感情,分手的時候比較不痛。這個道理,我懂。

這也是咱們台灣籃球圈各隊現行的默契之一。

還有其他方法嗎?

有的,寄望主事者籃協是一條路,不過你得等到台北市長選完之後再來想這件事,而且前提是「他」當選了,這個條件才可能成立。

記住,這隻是「可能」。

沒辦法了,最後一招斧底抽薪,那叫自立自強。

該怎麼自立自強?在下不才,提供兩個想法。

一、辦理高階的籃球訓練營。

去年中華籃協找來了擁有NBA經驗的希爾當顧問,受到各方肯定,如果能將這個點擴大,找幾個NBA退役教練、球員,吸取經驗,跨大交流,那麼這對於提升個別球員的球技,整體球隊實力,效果必然更為顯著。

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像許緻強、張容軒、羅鈺群一樣,進入SBL之後,還能自我要求,並且真的身體力行、達到目標。

作為球隊的投資者,除了給錢之外,適時的給予適當的資源和壓力,這是必須做到的。

二、球季外球隊自組夏季聯盟。SBL七支球隊願意參加最好不過,如果沒有,隻要有三隊願意參加,UBA大學隊再另外找個三隊參加,這個聯盟也能成立。

聯盟的規模不用大,時間短期剛剛好,小而美也無所謂,關鍵在於比賽內容能否提升中華隊國手以外球員的實力。

除此之外,培養年輕裁判執法的經驗,也是好處之一,況且組織章程、相關規定,也能自己訂定,搞不好將來有一天要用到,拿來同理可證就行了

在下拋磚引玉上述兩個方法,我很清楚這叫野人獻曝,狠一點,說這些建議是一種癡心妄想也能成立,然而不管是任何一種方法,先確認大方向是當務之急,隻要掌握大方向,決定動起來了,那就是一種好方法。

將該做的準備提前準備好,機會來臨時,就能立刻掌握住。這個道理,相信大家從小到大每次考試前後都能有所領悟。我說的,當然不是準備小抄這回事。你知道我的意思。

如果之於黃鎮台,經典賽是成就他帶領CPBL整軍經武,登上台灣棒球史的一個重要舞台,那麼SBL的戰場,就是每年戰況激烈的季後賽,甚至去年瓊斯杯F5難得到齊,球迷齊聚一堂的畫面,也是最好的例子,最美好的回憶。

要說找個機會一搏翻身,SBL每年都有,俯拾皆是。

關鍵在於這些好不容易靠著比賽張力才凝聚起來的氣氛,每年到了球季結束之後,總會自動解散。接著空白個幾個月之後,大家再重新開始。每年砍掉重練的結果,就是你不開外掛,注定永遠卡關。

卡關不是一件罪大惡極的壞事,最大的好處就是你永遠知道魔王躲在哪。隻要不解決眼下的這些問題,那麼問題永遠就是眼下這幾個。

誰知道問題解決了,接下來會什麼更艱難的問題要解決?

如果要自我安慰,這個說法再適合不過。

但是話說回來,下一個挑戰不知從何而來,何時會來,不也正是運動最迷人的地方嗎?

面對挑戰,該做的是積極備戰,勇於面對,這,才是王道。

這些年來,整體的籃球環境確實每下愈況,看似百廢待舉,但黎明到來之前是最黑暗的,而黑暗,總會過去的。

去年的CPBL辦得到,我相信SBL未來也能做得到。

衷心期待SBL七支球隊都能紮穩馬步,備好基本功,要不然,哪一天鎮神來了怎知道呢?
 
 
托上一篇文章的福,我的信箱很少收到這麼多迴響,就算是我先前寫劉錚到台啤的時候,也沒這麼多人寫信給我。當然這回,大部分的信件都沒啥好話,我的統一回覆都是如下:

一、我和您一樣,「我也不認為達欣的行為是可取的。」

從所謂運動精神這一點來看是這樣的。

二、達欣要耍手段,就得承擔被公議的風險。媒體同業批評,我認為他們是做該做的事。您會不滿,也是理所當然

但我很納悶,怎麼兩個月前,我寫其他文章的時候,您的正義之聲怎麼相對小聲呢?有些懸案至今無解不是嗎?

這是我想理解的。

我重申一次,「達欣的行為該接受公議」,但是如果您要批判,各隊標準一緻或許會比較對得起自己心裡那一關。

以我自己來說,我向來的標準就是,是否違反聯盟規定。
 
那麼達欣有違反規定嗎?我想是沒有的。 
 
我知道您的標準與我不同,但每個人看事情都有不同的標準,我能夠尊重您的標準,我相信,您也會以同樣的標準來尊重我的標準吧。

三、我認同「達欣必須要承擔被輿論批評的風險」,那麼選擇走省錢路線,導緻球隊直到開季都還找不到洋將的金酒,是否自己也要負些責任呢?

還是金酒非金恩不可?

如果金酒一定要金恩,那當初在觀護盃的時候為什麼不出比達欣更高的價碼,把他網羅過來?

這是另外一個思考的方向。提供給您做個參考。

我的想法是,金酒在和達欣達成默契之後,吞下了一敗(這兩件事沒有關係,這樣的說法隻是順敘法罷了),他們很可惜,真的很可惜,他們原本有大好的機會可以在那一場球賽擊敗達欣。

我相信,如果泰勒那一場球賽可以上場的話,金酒很有機會。

但如果金酒及早做準備,有其他洋將可以頂替呢?

如果金酒早有備案,需要這樣委曲求全嗎?

如果說,不找洋將是金酒自己的選擇,那麼選擇和達欣達成默契,不也是他們的選擇嗎?

有一句俗語是這麼說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

我一點也不覺得金酒可惡,我很尊敬羅天金教練,我隻是單純的覺得,金酒沒這麼委屈。

四、我認為不論是達欣或者金酒,隻要沒有違反聯盟的規定,那麼兩隊之間的默契,就隻是一種商業行為。

既然他們倆你情我願,討論達欣、金酒委屈卑鄙之類雲雲何必?別人吃麵,我們不用喊燙。

我說的是,既然他們你情我願的話。

您真正該寫信來跟我討論的,是聯盟的規章是否完善。該義憤填膺的,是為什麼會有這些漏洞可以鑽。
 
把格局放大,相信我們可以看到更多的點,希望下一次我們可以把時間花在討論更多正面議題上。

以上一點意見 僅供參考 祝您順心

以上就是我針對上一篇文章網友們來信的說明,之後再有網友來信,也就是這樣直接複製貼上了。

老實說,我真的覺得這次這事件,沒什麼大不了的。對達欣而言,他們真正的麻煩,也並非場外這些繁瑣的事。

而是總教練許智超的統馭能力。

從上一季許智超在金酒「一開始」沒有重用劉錚,強調不會給任何球員特殊待遇,到他後來更換洋將的要求與頻率,我當時就有發現,許智超似乎一直沒有定調出自己執教的風格。

簡單來說,我看不出來許智超想要建立的球風是什麼,我也不確定,他自己是否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就以達欣開除洋將泰勒這件事為例,我們從外界觀察到的情況是,教練團認為泰勒出手選擇不佳,因此將他開除。數據上顯示,泰勒三分球投19中3,似乎真有其道理。

但針對這一點,我也始終認為,裡頭有部分責任,在於教練團必須對球員做出明確的指令,我要你在什麼情況下,配合戰術與隊友出手,而不是隻是將矛頭指向洋將。

畢竟泰勒是個有球技的洋將,他並不是單純靠體能打球的洋將,我也認為,他是聽得懂教練指示的球員,隻是要如何將他的球技整合到團隊之中,教練責無旁貸。

身披達欣戰袍時,泰勒作為一個三號球風的洋將,他兩場球賽總共抓了34個籃闆,論苦工,我認為他很稱職。論防守,我也實在不認為聯盟目前有幾個人在低位時,可以守得住艾倫和戴維斯。況且,泰勒在低位吃虧,卻可以把這些洋將吸引到外頭,不管攻防兩端,達欣都沒能充分發揮這一點,著實可惜。

當然,泰勒或許真的不適合達欣的隊形和球風,隻不過回過頭來看,當初決定找泰勒的時候,所謂達欣的隊形和泰勒打球的球風,不是早就已經確定了嗎?那麼現在反倒怪泰勒出手太多,不是有些矛盾嗎?那一開始就該找個不愛投籃的洋將了,不是嗎? 
 
作為當年CBA的成員,許智超應該不會忘記,當年另一個泰勒來到CBA的時候,一開始也是被嫌的一無是處。他也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才找到自己在台灣打球的節奏,進而成為聯盟的得分王。

現在這個泰勒沒能在達欣證明自己的身手,也不算損失,我相信,接下來他在金酒會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然而事實上,太晚決定洋將人選、太早把泰勒放走,隻不過是達欣這一季諸多問題中的冰山一角罷了。

看看達欣這一季的球賽內容,我們可以發現,達欣防守的時候,對於不同的對手沒有明顯的策略性、沒有針對性。進攻的時候,隻有田壘一個穩定的零星火力,其他球員上了場,彷彿除了例行性的輪替,沒有功能性的發揮。而教練團似乎也一直在找尋一種穩定的勝利方程式,卻始終不知如何是好。

回顧達欣過去幾季開季的情況,其實這樣邊走邊調整的經驗,也不是沒有經歷過。隻是今年SBL戰績的領先集團,璞園、台啤以及台銀,他們經過一整個暑假的整軍經武,目前狀況非常的好,接下來要迎頭趕上,恐怕還得期待他們自己發生失誤。

至於有著穩定傳統戰力的裕隆、亟欲證明實力的台灣大,以及維持自己一貫攪和球風的金酒,現在同時都和達欣位居戰力B段班,達欣接下來要想脫穎而出,得靠許智超得多多費神了。

當然,我不是教練,教練的壓力和執教哲學,我也不太懂,給建議,並不是我所擅長的,我隻是講出我所看到的情況,正如我季初聽到達欣球團準備找許智超時,我對他們提出的可能與看法一樣。

現在看來是一一成真了。

值得慶幸的是,現在這些問題在季初都提早發生了,接下來球季還很長,做為一個具有爭冠實力的球隊,達欣的天分總是擺在那不變的,唯一要做出大刀闊斧改變的,恐怕還是許智超的執教思維。

如果他再繼續以不變應萬變,那麼接下來,或許是達欣高層要被迫做出應變的措施了。
 
 
There're always some things money can't buy.

哪些東西用錢買不到?最近如果問達欣,達欣可能會說,一些流失的死忠球迷。

如果問金酒,將來這答案,可能會是離隊證明書。

會有這些個聯想,原因當然是出自於上禮拜金酒洋將金恩的轉隊風波,這件事,稍微有在關心SBL的球迷應該都略有耳聞,細節部分我就不贅述了。

媒體大緻上的報導方向都是:

泰勒轉隊改名叫做金恩。

達欣趁火打劫拿到了一勝。

金酒很委屈的吞下了一敗。

差不多的說法都是這類的,形容詞我用的是有點誇張,但有誤差亦不遠矣。總之問題的矛頭大多是指向達欣這一頭。

其實對達欣而言,原本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多付泰勒一個禮拜的薪水,甚至以日薪計算,一天五百美金,將他先留在隊上。

藉觀察之名,行拖延之實。說是為了刺激另一名洋將也好,是緩兵之計也罷,總之這類的作法,檯面上其他球隊也不是沒做過。

對泰勒而言,這五百不拿白不拿,反正加入金酒也不差這一個禮拜。如果當初達欣提出這要求,我想泰勒他應該是會同意的。唯一著急的,隻有季前為了想省錢因此始終找不到洋將的金酒罷了。

講白了,隻要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那都是小事。

隻不過搞到最後,新聞幕後的情況成了:達欣不想多付錢,又不想白白讓金酒佔了便宜,於是機關算盡隻搞了半套,搞半套的結果,自然就得面臨現在裡外不是人的窘境

聽說有不少達欣球迷因此受到了影響,紛紛寫信到球隊提出抗議,要求達欣給個說法。

球迷要個說法,這很合理,但我始終不懂,這件事,達欣真的錯的如此罪不可赦,需要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這支球隊嗎?

依照聯盟規定,球員如果想要轉隊,必須要取得離隊證明,才能夠至其他球隊打球。

但是球隊有義務一定要發給球員離隊證明嗎?

沒有。

有規定要在時間內發給球員離隊證明嗎?

也沒有。

那麼達欣錯在哪裡?說真的,達欣的高層如果真的狠一點,離隊證明書不發都是可以考慮的。任何對於球隊有利的事情,隻要沒有違反聯盟規章,球隊都應該盡力去努力。

如果我是達欣的球迷,在聽聞過其他球隊更多違反聯盟規章的事情之後,或許我不會如此的義憤填膺。起碼我們球隊是按照規定辦事。 
 
至於這次看似全然置身於事外的金酒,說實在的也不用太高興,這一回金酒在媒體版面上將了達欣一軍,哀兵策略確實是奏效了。

但既然名為是默契,搞到最後卻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不管達欣心裡頭怎麼想,最後他們總是在制度之外,給了金酒方便不是?

SBL終究是個人治的聯盟,這件事,我看最後不是那麼這麼輕易就會落幕了。大家不妨繼續看下去吧。將來肯定會有越來越多事情,是花再多錢也解決不了的了。

當然,SBL的制度確實是有它需要改革之處,既然某些媒體同業也開始有共識了,那總是好事。從今爾後,大家一起用同一套標準,來關心SBL的未來吧!
 
 
 
兩個禮拜前,我受朋友之託,參加了某球鞋廠商的體驗會,凡參加者都會獲得一件在我看來挺厲害的衣服。這件衣服有多厲害呢?請容我先賣個關子,在這先跟大家分享以下這張照片。
 
 
這是體驗會當天工作人員在現場實驗的一雙鞋子。他們將水倒在鞋子上,罐子都倒乾了,鞋子裡頭卻是乾爽得沒有滲進一滴水。據說裡頭有我不太懂但聽說很屌的特殊材質,所以才能將水完全阻絕在鞋子的表面。


再看看以下這張照片。


隻要穿著這雙鞋子,無論你怎麼移動,鞋子裡頭也不會進水,看這特殊材質有多厲害就好(但這不代表你下雨天在路上後空翻不會滑倒,太危險的動作還是不要做比較好)。

這讓我想起了今年五月初去日本採訪時,在福岡巨蛋旁的運動用品店看到的一樣產品。


就是這種噴霧,但牌子我不確定(是說看到西班牙噴霧總會讓我想到西班牙金蒼蠅),反正就是這種類型的產品,它強調噴在鞋子上之後,會在鞋面產生一層防水的奈米膜,從此你不用擔心鞋子踩到水時會滲進去的問題!

當時一看到這玩意兒,我就已經準備掏腰包買下它了!因為我有好幾雙鞋子就是因為下雨天時穿著運動,結果滲入了地面的髒水導緻鞋子變臭,最後隻好將鞋子丟掉的經驗(當然這跟結合腳臭也有關係)。

所以對我來說,這種劃時代的產品,怎麼能夠不買呢?

沒想到正當我準備掏錢付帳時,店員卻提醒了我,噴霧劑容量過大,或許會有無法帶上飛機的可能性。
 
於是我隻好悻悻然又將它擺回了架上。後來回來台灣之後,每次下雨天騎摩托車鞋子進水很幹的時候,我總會想起當時在日本與鞋面防水劑短暫邂逅的回憶。

想不到現在有了這雙鞋子,連噴霧也用不著了!而且類似材質,廠商也應用在衣服上,再加上反光布條,這樣就算晚上出門運動時遇到小雨,也不用擔心被車子撞淋濕感冒鞋子進水腳又變臭了(是有沒有這麼倒楣)!


至於活動當天,大家身上穿的衣服,就是我先前說的很厲害的衣服。它的厲害之處在於可以幫助我們運動時保暖,同時兼具乾爽透氣的功能。我記得,當時我還一邊穿著這件衣服,一邊在強力電風扇前騎腳踏車,是不是以下這個表情我不知道。


但我很清楚的感覺到,穿著這件衣服,除了非常保暖之外,身上有衣服遮蔽的部位,我絲毫感覺不到一點點的強風!

當時我還問了現場的工作人員,這樣外面可以防風又能保暖的衣服,萬一流汗,會不會很不透氣(這是我始終不喜歡穿防風外套的原因)?他們給我的回答是,衣服內部具有吸汗的特殊材質。可惜活動當天我趕著離開,還來不及流汗就先離開了,所以無法親身體驗。如果真是如此,那這衣服就真的太屌了!

尤其如果你是喜歡在寒風刺骨的天氣中騎單車或者是再冷也想在戶外運動的人的話,那麼這件衣服真的值得入手!
 
最後還有一則活動訊息,要麻煩大家幫忙一下。

12月22日,我跟幾個視障朋友打算在福隆車站附近的草嶺古道,舉辦一個與盲人一同騎協力車的活動。

相關訊息如下:

時間:12月22日
集合地點:台北火車站
集合時間:1300
騎車路線:福隆草嶺古道
結束時間:約1700前
活動聯絡人:簡維宏 mo.ahhong@gmail.com
全程自費
 

根據以往我們辦活動的經驗,視障朋友隻要有人願意帶他們出去玩,他們都是很樂意參加的,所以目前我們得先統計,可以擔任前座騎車壯丁的人有幾位,才能計算能夠接受多少盲人朋友的報名。

如果有女生願意參加,我們也是很歡迎滴,到時候是分配到支援組,這工作也很重要,不過基本條件還是要會騎自行車才行。

所以,如果您有興趣也有時間,請你在11月30號之前,e-mail您的資料寄到mo.ahhong@gmail.com,我會跟你聯絡。
 
當天如果沒空的朋友,也幫忙轉貼訊息吧,因為我實在很不會用FB跟PTT,所以這舉手之勞就麻煩大家了!

講到這,有個題外話我想跟大家分享,話說前幾天我跟姚元浩的經紀人提起了騎自行車這件事,她很阿殺力的捐了十套前後對講機的錢,要提供給當天騎車的志工跟盲人朋友使用。

在此感謝她跟姚元浩的大力支持。

為了感謝姚元浩一方大力支持,當天我會在適當時機點透露「姚王隋事件秘辛始末!」到時候看大家是想知道人妻牌美工刀在哪買?還是演藝圈誰的八卦,反正為了公益,都豁出去了啦!

歡迎大家踴躍報名!


更多發表 下一頁 »